登录 注册

【华理师说】于立宏:疫情冲击下需防范中国与全球产业供应链切割的风险

2020年03月19日11:13     智库商学院     阅读量: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以及中美贸易战开启的逆全球化趋势,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正在被逐步弱化,不少中资、外资企业已经或准备转移至东南亚或回流发达国家。2020年初的疫情进一步加剧了这一变化。在短中期,对于许多企业而言,原本已经在推进中的生产及供应基地外迁,可能由于此次疫情的爆发而加速。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较长,企业控制和分散供应链风险的举措,将在中长期内对中国经济造成重大影响。因此,中国供应链面临重构的挑战,全产业链国产化、区域化进程亟需加快。

  

一、中国在全球产业供应链中的地位

  中国加入WTO以后,全球产业供应链逐步演化为“金三角”格局:一角以欧美日韩为中心,提供高技术、关键核心零部件和高端材料;一角以中国和东盟为核心,以劳动密集型加工组装和基础零部件制造为主;一角以俄罗斯、澳大利亚、中东及南美为代表,主要从事能源、原材料生产。在这个三角中,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制造中心和产业供应链的重要节点。

  2019年,麦肯锡分析了186个国家和地区的贸易状况,发现其中65个国家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地是中国。在电子、机械和设备领域,中国既是供应方,也是需求方,出口总额占全球的17%-28%,进口总额占全球的9%-16%。因而,麦肯锡的结论是,“中国对世界经济的依存度在相对下降,世界对中国经济的依存度却相对在上升”。

  2017年2月,英国市场调查机构马基特公司发布的《全球采购调查趋势》报告指出,中国在继续作为各国采购目的地的同时,也已经不再是廉价外包业务的对象国,而一跃成为全球供应链的中心。

  中国拥有良好的公共基础设施、大量技能熟练的劳动力、众多具有较强竞争力的民营企业以及完整的产业链配套能力。一直以来,中国制造业深度嵌入全球庞大的产业供应链之内,能够将来自世界各地的原材料与零部件加工组装起来,并能够根据全球消费者变化莫测的口味迅速作出调整。因此,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布朗夏尔毫不讳言,现在全球供应链主要集中在中国。

  

二、逆全球化背景和疫情冲击下,中国面临与全球产业供应链的切割风险

  加入WTO以来,中国依托劳动力和低成本优势,全面嵌入全球产业供应链,目前已经成为世界制造大国。然而,不能不看到,这虽然是我们的优势,可以带来大量国际贸易与外国投资;但另一方面,过于依赖于国际市场也可能构成某种劣势。一旦国际环境出现不确定性,如中美贸易摩擦,企业为规避关税必将对供应链进行调整。当然,供应链的建设受到营商环境、基础设施、运营成本、产业工人、配套体系、交通运输、甚至制度文化等因素的影响,其调整很难在短期内实现。因此,中短期内,其他国家尚无法完全替代中国的地位。然而,如果这种不确定性继续扩大,再叠加疫情的影响,在中长期内,中国不仅在关键技术和环节上受制于人,在原来的高竞争力环节也可能面临被替代的风险。

  2019年9月,国际领先的供应链合规解决方案供应商QIMA调查发现,成本考量通常被企业排在首位,2019年,认为成本上升产生“严重”或“非常严重”影响的全球受访者比例从38%增至65%。尽管全球96%的受访者仍然将中国列为前三大采购区域,但必须看到,与2018年的调研相比,“近岸采购”的普及度提高。进入2019年,所有行业都表示与中国供应商的业务量有所减少。较热门的替代市场包括越南和印度,然后是南美、拉美以及欧洲的近岸国家。三分之二的美国受访者和三分之一的欧盟受访者表示,计划增加在越南的采购量。同时,35%以上的欧盟受访者表示,计划在欧洲探索新的采购市场,并逐步扩大在该地区的现有采购来源;25%的欧盟受访者计划增加在土耳其的采购量。一些企业计划将其采购转移到越南、印度甚至墨西哥。

  受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中国大量企业延迟复工,导致很多产业供应链断裂。同时,全球供应链的中国环节的中断完全可能蔓延到与中国无直接关系的生产网络,导致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大幅度上升。

  苹果公司在全球220个主要供应商中,41个来自中国,比美国公司还多4个。截止目前为止,由于中国大陆的41家供应商开工难、产能低,预计苹果供应链生产仅恢复30%-50%。事实上,全球七成的智能手机都在中国加工组装,由于疫情原因,原材料的获取、生产、组装、测试以及运输等环节遭遇延迟,包括上游供应商、手机厂商及代工厂商在内的整个产业链都会受到较大影响。其中,武汉是手机零部件组装和生产的中心之一。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原料药出口国,也是许多药品全球产业供应链的起点。根据2月17日《科学》杂志的报道,全球所有药物原料的活性药物成分(APIs)中有40%产自中国,这其中包括青霉素、他汀类药物、维生素等,用于治疗从细菌感染、癌症到心脏病和糖尿病等各种疾病。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已经导致印度制药原料的价格上涨,随着企业开始囤货,销售商也开始涨价。如果中国生产商继续停摆至2月甚至3月以后,整个供应链可能会出现严重缺货。

  中国汽车业在全球汽车产业分工和价值链中的地位不断提升。过去十年中,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产值占全球的比例超过50%。全球80%以上的汽车零部件与中国制造相关。2018年,中国汽车零部件出口额达700亿美元,占全球出口额的10%,其中,外资企业在华子公司对外出口占40%。疫情导致中国汽车产业供应链大面积停摆,将可能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据报道,受疫情影响,捷豹路虎英国工厂本应来自中国的零部件将在两周内耗尽,从而面临关闭工厂的可能性,因此不得不将关键产品采取空运的方式运输,这进一步导致零部件的价格高涨。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也宣布,暂停位于塞尔维亚的一家工厂的生产,原因是来自中国的零部件供应中断。现代汽车因线束库存耗尽,加之韩国和东南亚供应商无法提供临时支持,已经暂停所有在韩生产线,这些工厂的产量占其全球产量的40%,到底停产多长时间取决于中国恢复生产的进度。韩国起亚汽车也碰到类似问题,它采取的方法是减少产量,保持生产线继续开工。

  

三、面对日益增大的不确定性,中国的产业供应链亟需重构

  综上所述,中美贸易战开启了中国与全球产业供应链分割的序幕,疫情又进一步加速了这一变化。一旦趋势形成,导致产业供应链从中国大规模转移出去,出现全球性备用制造基地,中国将很难恢复原有地位。因此,必须防范这种风险,大力采取措施,加快产业供应链重构,即提高产业供应链的国产化率,优化产业供应链的区域布局,同时加强对外投资力度,建立国际产能储备。

  1.提升战略性产业供应链的国产率

  对于产业链条较长,纵向关联众多、技术含量较高的战略性产业,如汽车、通信、高端装备等,应着力实现全产业链生产的能力,力争全部环节布局在国内。这要求,一是补齐短板环节,二是攻克关键环节的技术封锁,逐步实现对欧美日进口的替代。例如,突破以芯片等为首的高端技术瓶颈,是提升产业供应链国产化率的主要抓手,以减少中国制造的卡脖子环节,避免受到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加大的涉及。

  2.优化民生产业供应链的区域布局

  对于产业链较短、低技术含量产品,如衣、食、用、医卫等民生产业,以中国强大的制造业产能为基础,在至少五大区域内实现全产业链供应能力,包括东北、京津冀、长三角、华南、西南、西北等。这要求有条件和资质的企业应储备一定的产能,一旦出现区域性紧急事件,即可在短期内实现闲置生产线恢复和新产能的建设,以应对区域性供应不足的情况。

  以口罩为例,疫情后,工业富联充分发挥了富士康的大制造供应链的超级柔性,利用生产管理、市场协同、技术输出等能力,迅速建成包含原材料采购、设备制造、产品生产的口罩全产业链。2月底可达到日产200万只,不仅满足该企业上百万员工的需求,而且可以支援外部,从而保证了苹果生产线的正常复工。此外,其他企业也出现了临时转产、突击转产生产口罩等医用防护用品的现象,例如,上海通用五菱搭建了十条产线,每天预计生产口罩170万。甚至作为无纺布的主要供应商的中石油、中石化都在积极建设口罩生产线。中石油已经新建和引进27条日产150万个口罩的生产线。

  3.加快劳动密集型产业、能源产业的国际产能储备

  随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以及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推进,中国应加快将低价值环节、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国外,或与外资企业一起转移,同时在国外建设能源等紧缺资源的产能,一方面可规避贸易战的风险,享受关税和低成本劳动力优势,另一方面,又可免受全球供应链切割的影响,而且,一旦发生重大紧急情况,可迅速形成产能支援国内,从而分散国家或区域发生重大不确定性事件的风险。

  近年来,东南亚成为跨国企业和中国产业转移的重要目的地。早在十年前,三星就已经赶赴越南设厂,目前已经有90%的三星智能手机在越南生产;英特尔则在近几年计划在越南西贡高科技园区投资10亿美元,将其全球80%的芯片产能投放于此;耐克、阿迪达斯、微软、诺基亚、佳能、LG、富士康、奥林巴斯、索尼等跨国巨头如今也都落地越南。同时,越南也承接了中国华南、中西部的低端产业,然而,目前越南产业配套能力还比较落后,一些产业的设备及零部件仍要依赖中国进口。中国可以利用这样的时机,在越南建设一个制造基地,作为国际产能储备,分散各种不确定性风险的压力。

  于立宏 博士,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教授、经济学系产业经济教研室主任

  来源 |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MBA智库商学院微信公众平台: mbalib-mba。




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
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
211 AACSB AMBA EQUIS 国际 化工 人力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