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北大光华教授刘俏|实现中国2035美好愿景,有两大关键

2017年12月28日15:46     智库商学院     阅读量:

  12月17日,第十九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是“新时代 新思想——致敬改革开放40年,庆祝北大建校120周年”。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教授出席论坛并发言。刘俏教授是金融学界著名的学术领导者,对中国企业与中国经济有深入研究。

  十九大报告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刘俏教授估测:到2035年,中国GDP将近200万亿人民币,人均GDP约为2万美元,不仅摆脱了中等收入陷阱,而且进入现代化国家的行列。

  要实现中国2035美好愿望,创新和企业家精神是关键。此外,中国2035还有两大红利……

  尊敬的各位嘉宾、各位校友、各位朋友,我今天想与大家讨论一下中国经济的2035。

  到2035年,光华管理学院是50周年,离现在还有十几年时间,很多事情会发生。讨论2035年,还是想切合我们今天的论坛主题,我们需要思考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中什么东西是对走向未来有启示的,什么元素是未来需要避免的陷阱。

  改革开放40年见证了一个伟大的经济奇迹

  首先用很短的时间迅速回顾一下改革开放40年。今天一天,嘉宾们从企业层面或者是个体层面都在阐释这个主题,见证这个伟大的时代。这个时代反映在经济数字上,反映在基础设施上,反映在脱贫人数上,从任何维度看,都是人类历史上前无古人的一个伟大的经济奇迹,有很多了不起的成就。

  在反思改革开放40年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哈耶克的一句话:“在社会演化中,没有什么是不可避免的,使其成为不可避免的,是思想。”今天上午嘉宾有提到,改革开放40年我们取得巨大成就的原因在于解放思想,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一朴素真理指导我们的一些规划。

  我们在过去40年时间里面,展现出了非常卓越的发展智慧,反映在我们对市场经济体系,对工业化进程的信赖上,也反映在我们用创新方式找到了成熟的有中国特色的投融资体系,也反映在我们以更开放的心态积极参与全球的经济分工协作,充分享受人口红利和全球化红利,也反映在政府用了比较稳健的、比较审慎的宏观管理架构,营造了一个相对来说对经济发展有利的外部环境。

  这些合在一起大概解释了我们做对了什么事情。这40年的发展,从个体角度看,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我们看到了更多感性的故事,看到了奋斗和坚持。这40年最大的收获还在于中国人有了自信,也有了能力去真正地理解和定义未来的美好是什么。

  实现中国2035美好愿景需要更平衡充分的增长

  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一个伟大愿景,2035年中国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作为经济学者,我做了一个相对保守的估测,按每年5.5%的GDP增速,到2035年我们的GDP将近200万亿人民币,人均约为2万美元,不仅摆脱了中等收入陷阱,而且进入现代化国家的行列里面了。在我们理解2035的时候,这个目标应该是清晰的,没有太大争议的。

  我们怎么达成这一目标?什么样的陷阱可能让我们到不了这一步?在高歌猛进40年之后,中国经济积累了很多结构性问题,而这些问题在未来是需要我们去破题的,这也带来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思想、理论和实践创新的时代。我自己理解,我们需要的不一定是更快的增长,而是更充分更平衡的增长。

  怎么去定义更充分更平衡?我自己一直有一个比较简洁的思考问题的框架。我认为经济增长有两个东西来驱动,一个是投资率,一个是投资资本收益率。大家看到,在图示的右边,我给了一个2×2的四种场景(请点击放大上图查看)。在未来一段时间,到2035年可能我们能够想象到或者是希望能达到的一个场景,应该是第四个场景,叫平衡充分增长。这种情况下,我们找到了一个投资率和投资资本收益率或者是投资效率之间更为有效的均衡,换句话说,投资率下降之后,我们通过微观基础的创新,通过企业家精神的保护和弘扬,通过创业创新提升投资效率,这种情况下可能有一种中高速增长,但是同时增长质量非常令人羡慕。

  大家可以看到,要实现第四种场景的话,最关键的一个核心指标就是投资资本收益率,这也是我在过去10年时间里一向“兜售”的概念:投资资本收益率(Return on Invested Capital,简称ROIC)。微观基础就是良好的企业、商业模式,良好的产品服务、资本使用效率,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讲,是全要素生产率(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简称TFP)。这个概念,是我们在理解未来中国经济发展时的一个核心概念。

  我们回顾过去40年的趋势。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以及本世纪第一个10年,TFP年均增长速度是4%,进入本世纪第二个10年降到2.3%。从这个角度来讲,未来中国经济增长,从粗放式的投资拉动到效益驱动、到创新驱动的最大瓶颈是:未来投资资本收益率的来源是什么地方,或者说未来TFP的增长速度能不能重新回到过往享受过的高水平上。现在2.3%,再回到4%的话,我想2035年会有一个非常美好的未来。

  创新和企业家精神是达成目标的关键

  我这里也没有太多的美好的建议,但是我想基本上是回到两个东西。一个是大家讲得比较多的企业家精神,另外一个就是创新。

  讲企业家精神,我的讲法可能会稍微有点不太一样。我会觉得,光华培养的学生应该是国之重器,你应该具备企业家精神。最重要的两方面,一方面你能定义什么叫美好,对美好的理解符合正确的方向,另一方面是有实现美好的愿力。未来我们需要更多批判性精神,需要更多人把个人命运和时代命运、国家命运、家国情怀联系在一起,通过不断地尝试,弘扬企业家精神,实现创新创业。

  创业创新我举两个小例子。第一,过去一段时间,我国的创业创新做得非常不错,去年中国的研发投入占GDP的2%,但是真正要成创新型国家或者被界定为一个创新型国家,研发占GDP的比例应该达到4%以上。深圳是一个有活力的地方,在很长一段时间,包括现在研发占GDP的4%-6%,这样保持不断的活力。未来想象中,我有这样一种希望,我们能不能像若干年前提出教育开支一定要占到GDP的4%之上,我们也提出到2035年甚至再往后走,研发也能占到GDP的4%之上。把这个数字作为一条铁律来呼吁,来执行。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未来中国的发展路径和格局将不一样。

  另外,研发本身分四个层次。我们讲到共享单车,讲到高铁,我们也讲到其他的一些。基本上,从用户体验,从效率提升,从工程,从科学,创新有四个层次。我们现在的研发,多的是发(Development),而不是研(Rearch)。现在真正到了中国人开始鼓励科学精神的时候,我们希望看到一些深度的科学原创,把科学原创转换成真正的给用户非常好的体验的产品和服务,最终转化成非常优秀的商业模式,最终提升我们的全要素生产率,提升我们的投资资本收益率。

  中国2035有两大利好:人口红利和城市化红利

  这里面我们有没有机会?我觉得可能生逢这样一个时代,作为中国人是蛮幸运的事情,这种幸运本身也是我们认为对未来乐观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我举两个小例子。从人口来讲,我们经常讲人口红利已经消失了。但是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做了一个估测:到2035年,中国1990年以后出生的人口年龄在45岁以下的人口接近5亿,这是欧元区的人口总数。中国劳动力人口里面有将近3亿人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这3亿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人口,如果他们的活力一旦激发出来之后,一旦具备了一定的企业家精神之后,如果他们具备了研和发的能力之后,他们会有一种什么样的势能在改变我们的社会和经济架构?大家可以思考这个问题。

  另外一点我想强调,到2035年会看到一个全世界史上规模最大的城市化过程。我们可能会新增4亿到5亿的城市人口,而其中有将近3亿的人口是属于迁徙人口,从农村迁徙到城市。我们会崛起一大批大型城市,这样的话我们以前基础设施里面强调的是城市跟城市之间的,未来在满足人民美好生活方面,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是无穷尽的。

  这两个利好合在一起之后,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讲一个变化,从Made in China到Made for China。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巨大挑战是怎么为中国的庞大的消费者,为中国的崛起的消费实力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我想,其实关于未来的答案,应该就隐藏在现在。

  用一句励志的话结束今天的演讲:帷幕既已开启,我们无法逃避;新的一年,尚未启程者请迈出脚步,前行者请始终如一;愿你我永如人间青春少年郎,淋漓酣畅不负生命这一场。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MBA智库商学院微信公众平台: mbalib-mba 。

—————————————————————————————————————— 

备考2019MBA考生:

免费领取2010-2018历年管理类(MBA)真题答案及解析

领取时间最后  3天 !!!欢迎考生快速前来领取~~

领取方式添加微信号:mba1066(备注姓名、手机号、理想院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