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复旦管院 芮明杰:产业结构调整是否可以由市场机制完成?

2018年12月28日11:21     智库商学院     阅读量: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美国虚拟经济泡沫破灭,导致全球经济发生重大动荡。2009年我国启动大规模政府投资,试图稳中国增长拯救世界经济。全国开始大规模宽松银根,大规模投资建设。2010年开始随着产能不断扩张与全球市场萎缩,我国产业结构问题日益严重,产业结构调整成为政府工作重点。然而,调整效果不佳,甚至越调整状况越差。2011年以后随着中国经济增长的下行,产能过剩状况日趋严重,结构调整已经迫在眉睫。我国产业结构失衡问题是个老问题,通常是一个宏观问题,几乎是每届政府都要解决的问题,“稳增长、调结构”成为了新常态。

  产业结构调整是否可以由市场机制完成

  在我国地方与中央财政分灶吃饭的体制下,在地方GDP增长考核与竞争条件下,去掉谁调整掉谁都很难,更何况还会产生失业、社会稳定等一系列地方问题。产业结构调整很困难,因而效果自然就不佳。问题是我们并没有看到美国政府、德国政府等整天为他们国家的产业结构烦心,也很少看见他们的施政报告中如何进行结构调整。而他们的产业结构也的确在不断动态优化。

  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是否有可能并通过什么样的机制能够使一国产业结构自动转型升级。如果上述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于是就有了第二个问题:我国的产业结构问题难以解决,究竟是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缺陷还是我国制度结构的缺陷,或者两者均是?更重要的是第二个问题怎么解决?进而使中国经济健康稳定持续发展。

  这是两个我们需要研究的问题。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机制是不是能够使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自动地转型升级?如果这个答案是肯定的,按照这个机制制定相应的政策和措施,也许我们产业结构调整的效果会大大增加。

  针对我国产业结构的难点,我们试图从微观也就是市场的层面与企业的层面思考这两个问题,研究微观主体的动态变化能否在市场竞争压力下通过产业的波及效应,由一个产业波及到其他的产业,从而引起整个产业的变化。今天,产业结构的构成实际上可以看作是横向的产业链和纵向的产业链交织起来的一个结构状态。

  从单个企业的角度说,在充分竞争的市场上,企业一致性推动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工艺创新的行为一定会导致该产业内涵上发生变化,进而导致产业体系、产业结构发生变化。举个例子,特斯拉的新能源汽车在市场上获得很好反响以后,尤其是在政府环保政策支持下,市场的潜力与竞争就会导致有许多具备相应能力的企业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而这些企业的一致性创新的行为就改造了汽车制造行业本身。由于特斯拉纯电动汽车的结构构造与传统汽车并不相同,当企业从传统汽车制造领域转化为新能源汽车制造的时候,所需要的产业链和结构网络都要发生变化,这样创新的波及效果就产生,就推动了相关产业的创新变化,最后导致了现行产业体系的转型升级。

  产业链或价值链上主导大企业是关键

  通过研究,我们发现大企业尤其是在其产业链或价值链上拥有主导权的大企业,其在市场竞争压力与创新租金诱导下,会通过新产品新工艺新技术创新会直接导致其控制的产业链或价值链的变化,进而推动链上相关企业做相应的创新或再创新。这方面最经典的案例就是苹果,这家公司的产品创新直接导致了原有移动手机行业以及相关行业的一系列创新,导致产业链价值链上其他企业的创新变化,最终导致部分产业结构变化。同样,我们看到华为公司的创新能力非常强,作为行业的领军者它的创新发展必然导致一批相关的合作企业发生重大创新,进而推动产业发展和结构变化。因此,大企业在市场压力与创新租金诱导下不断地创新,就会带动产业链上的其他的相关产业协同创新,这种协同创新的一致性行为就会改变产业结构。

  以上就是我们产业结构调整的新理论即“大公司、大企业主导产业链重构和推进产业结构调整的内生理论”。实际上,产业链上的大公司、大企业主导产业链重构有两种行为——产业链构成的变化和产业链治理的变化,这两种变化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这就是是微观企业创新行为导致宏观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内生性的逻辑。

  产业链重构的主导力量实际上来源于什么呢?来源于产业链和价值链主导企业。这种企业在市场竞争压力下,在创新租金的诱导下,把握了未来消费需求的变化,创新成为企业自己的生存发展而形成的一种自发的行为,这种自发行为的宏观效果就是推动了产业结构的调整。

  从大企业创新行为成功需要两个前提三个对策

  从上述理论来看,利用市场机制的关键是在市场竞争压力与创新租金诱导下企业把创新行为看作是自己自发的行为,而这有两个重要的条件:市场是充分竞争的;创新收益是独占的受到严格保护的。在这两个前提条件成立时,从大企业的视角来看,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还要有三个重要对策:

  第一,要素禀赋要升级,改变比较优势基础。过去的我国产业的要素禀赋主要是劳动力价格低廉和资源、土地价格便宜等,但这些要素状况导致的我国产业国际竞争力的优势已经丧失,已经不能够在未来知识经济发展获得竞争优势。未来竞争优势的基础即新比较优势是智力资本是创新能力。所以我们应该在创新人才培养方面大幅度投资,提高我国智力资本存量才是改变我国未来产业发展的比较优势基础,由此我们才能够发展和推出具备高附加价值高技术含量高品质的产品,在国际上获得新的竞争力。

  第二,在未来全球产业价值链和产业链当中获得治理权。现在我国产业体系中的许多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治理权实际上都掌握在国外的公司手中,中国企业往往处于产业链、价值链的低端,处在被动提供协作的状态。当然,过去在跨国企业的带动下,我国产业体系确实已经有所发展进步与转型升级,但总体上我们在全球产业分工方面处在不利状况,我们并没有掌握产业发展的主动权。我们认为,应该推动更多类似华为的公司出现,成为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主导者,通过他们的创新的带动带动相关的合作企业,推动整个产业转型升级。

  第三,通过区域经济一体化构建新型产业体系和结构的区域市场基础,把区域市场和区域一体化的产业建立起来。由于只要地方政府干预本地经济与产业的发展,那么行政区划就可以把经济分割、市场分割,而这对良好的统一市场形成是不利,也不利企业创新后创新收益的最大化,对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不利。还有一点不容忽视的是,大企业通过产业链上主导地位,通过创新以及创新的波及最终导致产业结构调整的时候,广大中小企业在此创新发展过程依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来源|复旦管院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MBA智库商学院微信公众平台: mbalib-mba 。

—————————————————————————————————————— 

美国学位在线拿,工作学习两不误。

无需统考的MBA,成就你的精彩人生

美国索菲亚大学MBA春季班报名倒计时,期待您的加入! 

添加微信号:mba1057(备注姓名+手机),立即获取招生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