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李文思:特立独行的金融人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新“秀”访谈

2016年11月09日17:12     智库商学院     阅读量:

  传统金融理论倾向于人们的决策是建立在理性的、经济人基础之上的,然而大量研究和实践表明,人们实际的投资决策并非全然如此。于是,就有了将心理学、尤其是行为科学理论融入金融学之中的——行为金融学。这一在中国还属新兴的边缘学科,被李文思在采访中多次提到。

  作为交大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的毕业生,社会、自然、艺术、美学一直是李文思的兴趣所在。他认为一切学科及理论最终都归根于人性,所以主业与兴趣的泾渭分明并不存在,更不能望文生义地用“理性”和“非理性”这种同一平面上的二维视角审视一切,拥有脚踏实地的硬技能,又希望从更高的层面上探索前沿学科,李文思的确算得上是个“有故事的士者”。

“非理性”选择,未必不是好的选择

  2004年,从交大国际经济与贸易本科毕业的李文思进入一家外资金融集团。对于这一选择,他给出的理由是:“毕业时有很多同学进入四大,可我对更抽象的、形而上的东西比较感兴趣,明白自己志不在此,哪怕不是最具利益价值的选择,但人生道路上的“试错”应该尽早开始。”

  当时,国内的金融环境和政策还未放开,2007年李文思转投国内的湘财证券,负责数据分析方面的工作。一个毕业不久的新人,又没有任何的IT背景,他边做边学带领团队用了一年半的时间,着手搭建了整个湘财证券的MA全国管理系统,使之成为与交易柜台平级的一级数据生产系统,成为公司对内管理唯一标准和对外官方信息公布的唯一数据来源。“系统包括现金与证券资产统计、交易数据分类与计算、财务薪酬、人事档案、百万量级客户管理、全国晋降级考核等各个分支,把整个公司的总部和全国几十家营业部的流程和框架都梳理了一遍,第一次实现了垂直的规范管理,我也籍此逐步进入了管理层。”

  一直充满危机意识的李文思,至此在技术层面上达到了自己的预期。“我一直希望对驱动人言行背后的动机和各种系统运转规律有更深层次的了解,“君子不器”的格言亦不允许我停步,所以进入管理层也是一种必然。”但不久后,他经历了公司的大动荡。“在职业初期就经历公司动荡,我觉得是比较有挑战的风浪。也正是受这种巨大不确定的冲击,我逐渐开始考虑如何才能不被客观因素打扰,在安生立命、上下求索的路径中做出正向上的积累。”

  李文思一直试图在脚踏实地与更高层次的追求之间寻找一种“完整人”的平衡和自我塑造。2010年,他放弃了28岁升为总部副总经理的机会,转到湘财自营,拾回做专业投资人的目标。重新上路的他从一家家公司的实地调研开始,在5年的螺旋上升期中,实现了独立操盘海外16亿杠杆基金项目、二级市场账户的超额收益、新三板市场公司首次做市商标的选择决策、所有新发放牌照金融衍生品实盘运作。现在,他又抱着尝试“独立”的愿望,来到同信证券(现在的东方财富证券),再次开始职业生涯的“创业”。

  做投资,与奇人异士人打交道,这一直都是李文思希望碰到的奇遇。在这个有些“矛盾”的理科生身上,有着一些文艺气质,这令他的某些选择如同“行为金融学”里所提到的,具有“非理性因素”。但人别于机器的魅力,也正在这些不拘泥于大数据、不受限于统计学做出的选择。“一切的人类活动和人类社会的价值长久看来都将归于时间,一定程度地“放掉”因“非合理理性”加之予“小自我”的保护和束缚,才能把自己推到时间坐标的正轴上。”既然身处社会,这个由无数个体人性扭杂而成的混沌中,做出看似非理性的选择,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在学习上被鞭策是令人愉快的事

  李文思坦言进入职场后,他从未间断过学习。这一路在中国金融行业的摸爬滚打,让他意识到金融行业已从自说自话的“本土化”,向与世界接轨的“国际化”发展。对世界通行的金融规则、工具、估值模型和思维方式的渴求与日俱增。单纯从书本和非系统化的资源中,已不能满足对行业和经济的知识体系搭建及思考的需求。“我觉得在市场上的实战杀戮与学院派的视角完全不同,在高金可以聆听国际视野、学术前沿,得到产学结合老师的教导和理论思维体系的‘Big-Picturelize’。我自己是理工科的,喜欢言之有物的教学风格,在学习上被鞭策和严格训练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谈到目前的国内经济形势,李文思并没有仅仅立足于自己熟悉的上市公司领域,而更关心宏观和环境的变化,同时他也对未来充满信心。“我们拿着一手的好牌,只要注意几个方面,没有什么国家可以唱衰中国。”他将国内经济比作一家公司的运作,要让公司持续经营无非两条:一是持续投资,靠高ROE吸引投资做正向循环,然而随着各类成本的提高等因素约束,现在中国资产负债表有走坏的趋势,较难维持;二是提高生产效率即提高投入产出比,就是一直在说的去产能、调结构、资金导引进实体经济。“随着经济的减速,人们对自我感受的需求势必提高,人口结构的变化也将导致就业岗位的敞口变化,两者的合力将推动社会转变和政府资源、政策的导引。个人认为更应关注以回归人性需求,回归生活状态正常化的社会升级和商机升级。现在常提及的消费升级,就是其中一种。在巨大的需求和市场面前,中国本土一定能诞生伟大的世界级公司。”

  作为一名埋伏在理科生里的文艺男青年,李文思爱好广泛,兴趣点基本涵盖各类动、静运动。尽量将自己与小伙伴们一起玩耍的接触面扩大,这也是他平衡工作、学习和生活的方法之一。“把工作、学习和生活揉合在一起,既放松自己又不用花精力去刻意安排。”将主业与兴趣揉合在一起,将工作与生活揉合在一起,强烈的好奇心和不断的进化,如此别具一格的李文思在“高金”的培养下,今后的故事定会愈加精彩。



8月在职备考MBA?现在是否已经晚了?

NO! NO!  NO!!